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資訊

廖美立:書店一定要有自有產品,生命力才能長久

發佈時間:2020-10-16
作者:
來源:百道網
閲讀量:56

【快遞到香港】方所書店於9月19日在西安舉行開幕盛典,正式向公眾開放。方所再開新店,不僅為喜歡方所的朋友提供一個閲讀交流的新場所,而且為書店行業再次帶來希望。方所如何逆勢擴張,為何選擇西安開店,方所未來如何佈局,帶着這些疑問,百道網專訪了方所書店聯合創始人廖美立。

“書店,一定要有屬於自己的產品,生命力才能長久。”這是方所書店聯合創始人廖美立一直強調的觀點。近些年,線下實體書店被電商平台擠壓發展空間,今年又遭遇疫情衝擊,書店如果沒有自身特色傍身,不去另闢蹊徑找到自己的方向和道路,雙重打擊下,勢必會寸步難行,面臨被市場淘汰的可能。

一家書店,一定要有符合這家書店品牌的文化調性,擁有獨樹一幟的產品和內容才能在激烈的競爭中立足,創造更多的可能性。方所正是掌握這一打法,才在書店行業的至暗時刻再開新店,逆勢崛起。

2020年9月19日,方所書店在西安舉行開幕盛典。至此,西安方所正式向公眾開放。當天,到書店打卡的顧客絡繹不絕,這裏成了他們流連的場所,西安人又多了一個好去處。

方所遇上西安,因“文化”結緣

相信很多人聽到方所入駐西安的消息時,都會問一句,為什麼是西安?廖美立坦言,方所入駐西安,中間最重要的紐帶當然是“文化”。

作為古都,西安曾在中國乃至世界歷史的舞台上,扮演過重要的角色。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座被稱為“京”的都城,西安在隋唐極盛階段一直是頗具規模的世界大都市,吸引過大批的外國使節與朝拜者聚集,成為久負盛名的世界之都,西安身上自帶一種文化氣息。而方所也始終致力於多元文化及藝術形態的策劃和推廣,身體裏同樣帶着文化傳播的基因和使命。就這樣,因為文化,方所和西安相互連接起來。

另外,西安老城根,一個成功的商業街區,盛情邀請方所入駐,在人力物力財力上給予方所極大的支持。比如,老城根為方所提供一個樓層的空間,商業樓的外殼設計專為方所打造,這些都有助於方所實現一個憧憬、守護與探索的空間,從而豐富方所品牌的生態體系。可以説,西安方所中心是兩個平台共同打造而成。

還值得一提的是,西安老城根商業區的年輕人流量大。在這裏,有吸引年輕人的休閒娛樂、文創藝術、特色餐飲等個性化服務,一些品牌還可自主設計空間建築,這些聚集起來,讓老城根街區看起來非常新鮮有活力。這與方所希望激發並釋放更多的新生力量不謀而合。

因文化結緣,種種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交織在一起,方所進入西安自然順理成章。

店店有特色,處處顯不同

自2011年方所誕生以來,它就以當代生活審美為核心,關注生活場域的豐富性,構建涵蓋圖書、美學生活、植物、咖啡、時尚、展覽與多元藝文活動的新生活美學空間。

在一眾書店品牌中,方所的定位、氣質和特色獨一無二。早前在廣州、成都、重慶、青島的門店都帶有方所的烙印。然而,如若細品,這幾家店又店店不同,各有千秋。方所的拓展,不只是簡單的複製繁衍,而是在複合生活文化空間的概念下,根植於當地的文化土壤,生長成具有在地文化樣貌的有機生命體。算上新開的西安方所,從外部建築到內部設計,從書籍選擇到空間開發,都進行了大膽創意與改進,突出它在西安這個城市的別樣風貌。

整棟建築的外立面以古長安軍事防禦設施“甕城”為設計原型,探究本地文化與城市精神,而書店內部的東書廊與西書廊則對應唐長安城的“東市”與“西市”,巨大的書塔預示着東西方廣場的匯聚和交流,代表了發生在這裏的文化上的無限可能性。這些設計從古代文化中尋找靈感,又融合了當地文化,平添了無限的親切感。

當人們逐漸進入內部,重複出現的挑高拱形門廊、鬥形天花也不斷提醒讀者其中的建築隱喻,“拱形”代表殿堂、知識的入口,“鬥形”則代表着交匯、融合。古今穿越的自由感,身處知識殿堂的神聖感。

西安方所還首次形成場域+,聯營25個品牌,開啓定製空間,對文化空間進行新嘗試,實現城市文化與商業創新的深度聯結,不斷網羅全球美學生活商品,為可持續美學生活方式提案,為照顧兒童客羣,還專門為孩子們打造了“小方所”。點點滴滴的改進,都是方所為顧客服務的用心。

而作為空間和交流平台的西安方所,在這裏舉辦的活動也多為與本地相結合的話題,充分挖掘並分享西安這個城市的文化歷史根源,引起顧客對西安的關注和共鳴。

到過方所的讀者,無不為它的顏值所折服。但其實,方所要的不僅是好看,還要有內涵。陳丹青曾經説過,一家好的書店不是看它賣什麼書,而是看它不賣什麼書。可見一個書店的選品才真正決定了一家書店的氣質。

西安方所在圖書的選擇上,依託西安的文化底藴,在設計、文學、藝術等主題方向上進行傾斜,喜歡閲讀的朋友們不出西安就能看到最好的圖書,特別是在地主題的策劃形成更加深刻、頻繁的交流。據廖美立透露,此次西安方所的書籍種類達4-5萬種,冊數超20萬,外文書籍的投入也比較大,是以最大的誠意為西安的讀者服務。無論是剛喜歡上閲讀的人,還是長期擁有閲讀習慣的讀者,都希望能夠兼而顧之,滿足他們的需求。在圖書的篩選上,方所有自己的態度和獨特的品味,已被很多人肯定。

而關於書籍空間的設計、尺度、書籍的羅列,西安方所也保有自己的特色。廖美立告訴百道網,除圖書的選擇,方所在整個組織和人員的訓練、書籍的運營管理上也自成體系。對於閲讀,方所做的肯定比讀者想的還要多,要為他們創造一個良好的讀書環境,使其體驗到線下書店的價值和快樂。

方所一向勇於打破常規,不喜一成不變,而是擅長因地制宜做出彈性改變,保證每個書店不重樣,為消費者奉上新鮮不同的體驗。

創新不止步,拓展不盲目

創新對一個品牌來説是極其重要的,方所深諳這一點。

在成立即將10年的時間裏,方所從無到有,在基礎建設方面有着深厚的積累,在美學和文化上有獨到的見解和超凡的品味,2019年還成為亞洲唯一一家獲得倫敦書展“全球年度書店”的企業。

從2011年廣州書店成立起,方所一直對自己的文化品牌持續不斷地創新賦能。

當下,直播已成風口。為搭上這趟快車,方所除線下實體店外,還抓住線上機遇,滿足特定消費者需求。比如,剛剛進行的線上會員系統升級,正式簽約SaaS服務商有贊連鎖,藉助有贊連鎖的多渠道經營、知識付費、會員運營、直播電商、分銷市場等解決方案,實現多門店數字化經營管理,打造“數字化文化空間”,實現線上線下聯動結合的路徑,保證方所持續增長、抵禦不確定性。

方所是由毛繼鴻聯合廖美立、又一山人共同創立。三個人在審美、設計、藝術上有着共同的認知,在文化品牌的打造上有高度一致的認同。他們致力於文化產品的記錄、梳理與傳承,拍攝過很多國內著名的詩人、文學家、小説家,最近關於古典大家葉嘉瑩的紀錄片《掬水月在手》即將在院線上映。廖美立認為,方所理應承擔文化傳承的責任,將來,方所的影像品牌會進一步被開發挖掘,藉着方所這一文化符號,創造新的東西,這對於社會和時代,意義都非常重大。

疫情籠罩下的書店行業危機重重,猝不及防的疫情也讓廖美立思考很多。而她的看法超越疫情本身,從更長遠的時代發展與書店行業出發。她直言,現在已無關乎疫情什麼時候結束,而是社會形態已經發生根本變化。面對一個嶄新的未來時代,書店當然會有更多艱辛、更多挑戰。

對於方所來説,就是要不斷創新,有系統地進行投入,聚合不同領域的才人,既要繼續積累本身的資源,也要具備整合多方面資源的能力,尋找差異化打法。

西安是方所暌違四年後,才開的新店,跟一些書店品牌一年開到好幾家店的速度相比,方所確實算得上慢。然而,對於方所的未來,廖美立明確表示,方所不會盲目拓展,一定是剋制的、腳踏實地的、穩紮穩打的,要在自有產品的領域持續深耕,做成標杆,這樣才能佔據市場主導性。

定是常住,便成方所。道阻且長,行則將至,做則必成。據百道網瞭解,方所正在籌備上海店和三亞店,對於這樣一個你我共修之地,讀者已經展開了無限遐想和期待,方所還會給讀者怎樣的驚喜,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。